用彩色透视世界_United States彩色摄影先锋_雕塑师_奥点壁画网

“黑白就是摄影的色彩”――罗伯特。弗兰克( Robert Frank )

“彩色摄影是粗俗的。”――沃克。伊文思(Walker Evans)

“拍不好,就把画面弄成红色的”――安塞尔。亚当斯(Ansel Adams)评价威廉艾格尔斯顿(William Eggleston)的作品“红屋顶”(The Red Ceiling)

这就是摄影史上几位大师对彩色摄影的判断。

并不奇怪,他们一直拍摄黑白,因黑白成名,他们不需要改变;另一方面,彩色一直都被用于广告,用于逼真地促销产品和观念,这使得在艺术创作中,彩色一直被打入另册。

因此,七十年代,美国摄影圈冒出来的彩色摄影流派,其动因并非来自技术革新。因为卢米艾尔兄弟早在1907年就研制出Autochrome彩色摄影的方法,1936年Kodachrome35毫米彩色胶片就诞生了。

当新闻摄影已经从布列松那里找到理论基础,当艺术摄影也从迪安阿勃丝那里寻到凝视的角度,彩色摄影便成了摄影领域的一块待开垦的新的疆域,新一代摄影师试图为这个旧名词注入新思想。MitchEpstein超越自己老师Garry Winogrand的方法是,用彩色去拍街头摄影。

Garry Winogrand摄影

MitchEpstein摄影

“星暴”试图展示这一批美国彩色摄影先锋的成就,展览的策展人声称,当时并非只有小青年才大胆在创作中使用彩色,有很多摄影师将彩色作为他们的“退休项目”(retirement project),在退休之后为所欲为,比如Harry Callahan就是在他60岁的时候开始彩色。

Harry Callahan摄影

六七十年代出现的这批彩色摄影师,他们在历史上的重要地位在于,其作品启发了很多当代摄影师,使之成为承上启下的一代人。

JoelMeyerowitz拍摄的Coney Island沙滩上的人,预言了Rineke Dijkstra更为感性的摄影项目:沙滩上的青年的诞生,而他的光线更为戏剧化的作品则和Gregory Crewdson的作品脉络相承。而Joel Sternfeld用闪光灯拍摄的街头肖像则可以和 Philip-Lorca diCorcia的作品归为一类。

joel meyerowitz摄影

Rineke Dijkstra摄影

joel meyerowitz摄影

Gregory Crewdson摄影

Barbara Kasten和Jan Groover重返现代主义美学表达方法则和后来的 Eileen Quinlan 和Sara VanDerBeek的作品风格很相似, Neal Slavin在七十年代中期对一些另类组织展开拍摄的观念摄影项目,催生了Julie Saul和Yancey Richardson这些摄影画廊里所展出作品的诞生。

Barbara Kasten摄影

Eileen Quinlan摄影

Neal Slavin摄影

不过,这一代人的熠熠闪光之处还在于,他们不仅在摄影美学上有所突破,同时也在摄影哲学上启发人们进一步思考。如同艺术领域在五六十年代从抽象表现主义发展到波普式的反讽( Pop irony ),Sternfeld,Epstein和Eggleston这些人的作品也揭露战后美国人生活的单调和乏味。那个年代,社会经济状况恶化,人们被电视的电路板腐蚀,在这种状况下,彩色摄影则成为透视人类灵魂深处的最合适的介质。

Mitch Epstein摄影

最近和一个朋友讨论到这样一个话题,时至今日,在通俗意义上,当人们谈论到“摄影艺术”,仍然将其指向抽象的“黑白摄影”,仿佛黑白了才是艺术了。黑白还是彩色,仍然是一个问题。

不过,当我们在拍摄彩色的时候,恐怕也要问同样一个问题:“为什么是彩色?”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